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中國單親媽媽為何難唐娜

在充滿熱帶風情的希臘小島上,20歲的女孩蘇菲邀請三位可能是自己生父的男士來參加婚禮,希望由生父把自己交到新郎手上;但與此同時,面對三位前任男友的不期而至,單親媽媽唐娜百感交集,一邊回憶起自己甜蜜溫馨的年輕時代,一邊又在為如何解決女兒和前男友的雙重麻煩而頭痛不已——正在上海熱演的音樂劇《媽媽咪呀!》,以充滿懸念的故事和二十多首ABBA經典曲目,吸引了眾多上海市民走進大劇院。而看過《媽媽咪呀!》的觀眾,除了折服於演員們的精彩表演和現場氣氛的熱力四射外,更對劇中人物的命運轉折津津樂道。

獨自開餐館謀生的單親媽媽、從小跟媽媽相依為命的叛逆期女兒、從天而降的昔日男友團,要是放在咱們中國,那百分之九十以上會演變成一幕“悲慘世界”。但是在《媽媽咪呀!》當中,單親媽媽唐娜不僅獲得了女兒蘇菲的理解,還與她最愛的前男友走進了婚姻殿堂,“唐娜”這個名字,更成了獨立堅強、樂觀開朗的單親媽媽代名詞。兩相對比,人們不禁發出疑問:為什麼中國的單親媽媽就“唐娜”不起來呢?

單親媽媽難愈離婚創傷

毋庸置疑,隨著中國離婚率的上升,我們周圍的單親媽媽群體正在逐漸擴大。但像“唐娜”那樣陽光燦爛的畢竟是少數,大多數單親媽媽的生活都是“多雲天氣”。上海林紫心理諮詢中心主任林紫女士告訴記者,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,是這些女性還未能走出離婚的陰影、未能接受自己單親媽媽的新身份。“我最近接觸到一個個案,這位單親媽媽受過高等教育,是一位成功的公司白領,因為前夫發生外遇,她離婚一年多了,女兒才五六歲。她自覺地而且不斷提醒自己,千萬不能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傳染給孩子。但有時回到家裏,她還是忍不住對著女兒大喊大叫。直到有一天,她發現女兒偷偷躲在房間裏哭泣,覺得自己是徹底失敗了,於是來我們這裏做諮詢。還有的單親媽媽甚至在離婚五年、十年之後,還陷在離婚的痛苦之中走不出來,但她們自己通常意識不到這一點,直到發現自己的孩子跟同齡孩子相比,顯得非常不健康,這才明白離婚的負面情緒原來不僅傷害了她們自己,更間接地傷害到了孩子。”

至於如何走出離婚陰影,林紫建議說,不要急於勉強自己,得給自己一段時間,必要時可以暫時把孩子交給其他家人照顧。“我個人非常欣賞唐娜的做法,她單獨把女兒撫養長大,從未因自己的單親媽媽身份就告訴女兒說‘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’或者諸如此類的抱怨。她的觀念非常明確:我做的就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,既然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那麼我就為此負責到底,而不會有抱怨或者後悔。如果每一位單親媽媽都可以這樣做,那麼也會給孩子樹立比較健康的心態。”

自卑和焦慮是普遍心態

除了個人內心的離婚陰影,林紫表示,目前中國社會的寬容度雖然較以往有明顯提高,但單親媽媽仍要面對相當大的社會壓力。“受傳統觀念影響,大部分單親媽媽都難以認同離婚女性這個身份,即使離婚的過錯在於男方,她們也會產生強烈的自卑感,比如會自動脫離以往的社交圈子,不願意參加朋友聚會和公司活動,把自己完全縮進一個殼中。我接觸到最極端的一例個案,這位單親媽媽的父母在外地,在上海沒有其他的親友,她又刻意拒絕與外界交往,她來做諮詢的時候,已經明顯處於抑鬱狀態,並且告訴我她經常會想帶著孩子一起離開這個世界算了。”

除了沒有良好的社會支持體系,中國的單親媽媽們還要面對來自家人的強烈反對,這在西方社會就很少出現。“很多單親媽媽的父母抱著能湊合就行的想法,都很反對女兒離婚。還有一些年輕的單親媽媽是獨生女,父母一方面很心疼女兒,另一方面也很焦慮,不斷催促女兒去找新的對象,好趕緊再成個家。這些都會讓單親媽媽們感到內疚和自責,覺得自己既不是好媽媽,因為不能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;也不是好女兒,因為總讓父母為自己操心。”

而當記者提到單親媽媽是否也要面對經濟困境時,林紫特別強調說:現實的經濟困難確實存在,但對某些單親媽媽來說,對未來經濟情況的焦慮才是更可怕的。“一些女性有很不錯的收入,完全可以養得起孩子,但她們一旦成為單親媽媽,就想到要給孩子一個穩定的未來,因此開始惶惶不安。我接觸過的一位單親媽媽就告訴我,她連續失眠,要麼就做惡夢,夢到自己失去了工作,跟女兒過得很窘迫淒慘。其實這些單親媽媽現實的經濟壓力可能沒那麼大,但她們都有極強的不安全感,比一般人更擔心變化,擔心出錯,擔心失去工作。準確地說,她們的經濟焦慮,是針對未來,而不是現在的。”

難以進入第二次婚姻

《媽媽咪呀!》中的“唐娜”在女兒的祝福中走進了婚姻殿堂,但對中國的單親媽媽來說,再婚難,難於上青天,孩子就是最大的“阻礙”。林紫告訴記者,跟西方社會不同,中國的單親媽媽通常會把“母親”這個身份放在自己“女性”的身份前面,因此在選擇組建新家庭的時候,她們對孩子的待遇問題非常敏感。“單親媽媽們在選擇第二次婚姻的時候,多數都是在孩子問題上卡住了。有時候是男方排斥孩子,另一種情況則是女性過不了自己這關,她們的自卑感再次作祟,認為‘單親媽媽’這個身份本來就是一個負面的標籤,擔心再婚後自己的孩子會不會受到傷害。有些諮詢還是戀人一起來找我談的,男方很誠懇地表示自己願意接受孩子,但單親媽媽還是很擔憂,這種態度給男方帶來很多不確定感,時間長了,對方可能就選擇知難而退了。”

這些母愛至上的單親媽媽們或許沒有想到,她們的愛對孩子來說,也可能演變為某種“壓力”。“很多四十歲以上的單親媽媽選擇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,她們覺得自己是為了孩子才不再結婚的,還把所有的愛和希望都傾注到孩子身上,不自覺地扮演著犧牲者的角色。這樣的母愛可能就是一種集權控制,在這種家庭長大的孩子會更有壓力,容易叛逆或有暴力行為。單親媽媽對此肯定又感到失望,認為自己比一般的媽媽付出的更多,孩子卻讓自己的失望落空。久而久之,這就變成一個惡性循環。”此外,單親家庭孩子的婚戀問題,也會比一般家庭出來的孩子複雜。

  林紫告訴記者,她看完音樂劇《媽媽咪呀!》之後的第一個想法,就是要把該劇推薦給她的來訪者們。“如果我們單純從一個女性生活觀念來看的話,那麼《媽媽咪呀!》告訴我們,一個人能活成什麼樣子,最終還是取決於她自己。唐娜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和年齡限制,就給自己的生活做出一個特別設置,比如說我都已經這把年紀了,我已經不能這樣或者那樣幹了,所以她贏得了自己的幸福。但是我遇到的很多單親媽媽,都很自怨自艾。”要完成從“怨婦”向“唐娜”的轉型,林紫建議,不妨可以先從三個實際的規劃做起。

首先是財務規劃。單親媽媽的壓力比一般家庭重得多,產生經濟焦慮也可以理解,但她們可以理性面對。比如找一個理財顧問,或一個信任的親友,把自己的收入支出詳細列出,討論如何合理分配,如何儲蓄和投資。如果按計畫一步步落實,單親媽媽有了經濟上的可控感,心理焦慮自然就會減輕。

其次是職業規劃。單親媽媽的職業發展,直接關係到她和孩子的心理和生活狀態。為自己制定一個切實可行的職業規劃,告訴自己,哪怕從婚姻中脫離出來,你還是一個獨立自主的職業女性,你還有自己的價值所在。當你覺得自己對工作越來越有把握的時候,生活中就會有更多陽光。

第三是親子關係建設的規劃。要明確知道自己的孩子現在處於哪個年齡段,該年齡段孩子的通常特性是什麼,如果父親不在身邊,可能會給孩子造成什麼樣的影響。只有知道了這些,單親媽媽們才可能對症下藥。

另外,“唐娜”的能歌善舞,以及與羅西、坦亞數十年不變的友誼,也令很多觀眾羡慕不已。林紫告訴記者,任何一個女性,都應該保留一兩項興趣愛好以及一兩個這樣的死黨。“很多女性在有了家庭之後,就不自覺地縮減社交活動,其實這是很失策的。我們一身兼任妻子、媽媽、工作者等多重角色,但首當其衝的還是自己,是一個女性的身份。這些角色,都需要得到滋養,一旦出現意外,我們對人對事的承受力和心理復原力,就會比以往更多一些。”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