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一季,又一季,輪回複輪回

一紙憂傷,寫不盡庭院裏的芳香,恍然於隔世的暗香,終抵不外一庭落紅的嫣然。遠方一曲舊驪歌還在徐徐婉轉,手撚一縷虛幻的夢境,回首一路繁華蕭瑟,只記得,花開瞬間的美好!誰能知,花落一刻斷腸音。——文:籬落疏疏

彼岸的芳香,浸染昨日的憂傷,多少記憶深處的亂紅,肆意的紛飛於光年的海洋。誰把誰的堅強,搓碎成漫天飄動的亂絮。一徑心事,一簾幽夢,一翦落寞,為誰而痕?曾經畫過一幅日暮斜陽的庭院,那一個深掩的重門,如同我今世塵封的門扉,不知你何時會來敲叩?看院落深處,鎖住了多少關於我舊日的繁華?又塵封了多少曾經的故事?

多少紅塵過客,多少過往雲煙,一聲離別,天涯流散。彩蝶水袖舞清風,暖玉生煙琴幾何;夢裏銷香伊人夢,曉月初升照舊人;秦淮河畔鴛鴦醉,天上宮闕桂花飛。醉眼,淚點伊人顏。心字猶缺,情緣擱淺,一生離散,我卻始終落不下那一筆,終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年間。

今生,一場相遇終是成了塵夢裏難解的眷戀,幾次三番,三番幾次,卻始終是捨不得遺忘,如此,在這如煙的歲月裏,痛徹的又是誰的心扉?但始終不悔這場紅塵裏的相遇、相知,縱然此生你在天涯,我在海角。隔著無法穿越的距離,但我的牽掛依然會在字裏行間跳躍,而你,一如既往,今生你始終是我惦念的唯一。

我有一瞬的心事多重,你只笑我多愁善感,女兒心性。春怨秋悲皆自惹,或許,我只是心閑多愁緒。有今日的花前月下,我又何必生畏怕別離。如若真有別離時,我知道,聚散無常,無須強求,想必會笑看離別,今朝的相伴亦可成為明天寂寞的慰藉。

時光,依舊孤寂,留下簡樸的身影,與寂寞牽手,飄流於這場嬌豔的迴圈。也不曾遇見唯美;誰曉?花開一季為誰醉?今夕何夕,往事問記憶,夢已去,飄落枯井裏。無波瀾起,風吹水霧露端倪,曾約同渡人生淩塘路。月如故花香伴綠竹,今夕何夕無助,有苦也不哭。碧顏換流年天涯望斷,月圓無缺心枉然。今夕何夕蒙煙夢醒添纏綿。蒼茫繁華褪去瀟湘離。今夕為何夕星光迷,誰能抹去,傷無痕痛在心底,真難假,卑微塵埃也開花。

醉紅塵,今夜誰與吾同醉,問君心何予憂傷,心惆悵,淚仿惶,何以為情殤?塵緣已了?人已醉,紅塵滾滾皆為淚,風逝一縷輕愁,夜半靜觀萬千淚,魂歸千載尋顏盡,心無慮,只求醉臥紅塵。滄海一聲笑,梵塵皆如靜。亂世紅塵何須廝守,浮華一生如夢,滄桑天崖到何時,只為一時醉紅塵;笑裏無緣塵逝了,人生無意到天荒。回首時,淚滿襟。

參不透紅塵,望不穿恩怨情愁,眾生苦,苦為情生。往來糾纏心間的一縷執念,此時只餘了渺遠的印記。生生世世,輪回皆緣法。若相遇,則相惜。然錯過了,便該瀟灑的放手,無怨無悔。緣之一字,何人能道清?渺渺人生,茫茫人海,終會遇到一人攜手相伴,到時唯求相惜罷了。

千轉百回,情深緣淺,一朝風月,湮滅幾世清蓮,靜花無眠,凝落在誰的指尖?如水紅塵,誰:佇立在楊柳河畔,癡等著誰?誰:用半箋清香,繞過誰的斷腸柔情?誰:在天涯思君,念念不忘中,執筆以寄相思。

記憶紛遝而來,誰許諾過誰地老天荒?誰還記得那句海枯石爛?誰想起誰天涯外切切私語?來不及歎息,已紛紛散落在舊苑荒臺上,斑駁了久藏的春夢,在春暖花開時,驚擾那隔世的孤影。

素手上的清茶尚溫,唇齒間的微澀漸淡,獨倚小窗,思緒飄遠,紅塵中那些曾經的瞬間,便在腦海裏翻轉。生命終不過是一場聚散,一弦一柱的華年,更應在心間,燃一盞清亮的燈,瑩潤著塵世間的每一天。茶的清香彌漫,一份寧謐一份清雅在心底沉澱。

念微醺歲月,有種潸然。在自己的四季裏榮枯,墨書一筆、離騷一曲。一季,又一季,輪回複輪回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