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那年,我們畢業

十年前,離開母校的時候,站在學校座落的沙塘鎮那棵古樸的老槐樹下,我和祖旺執手相望,相對無語。七月,從來是個告別的季節,這個季節,空氣裏彌漫著淡淡的花香,也有著淡淡的憂傷。
  “芳,我們一起去南寧發展,好不好?”
  “不,我想留在柳州,這裏有我們最溫暖的回憶。”
  “可是,我不放心你一個人留在這裏。”
  “你去吧,事業最重要。”
  “那你呢?”
  “再說吧,我想在這裏先闖蕩闖蕩,實在不行,我就去南寧找你。”
  “那好吧,我等你。”
  “嗯。”我明媚的眸子裏,深陷進一汪悲愴。
  如果說學生時代的戀情,最終會以“分手”為結局,原來我是不相信的,如今卻是深信不疑。
  祖旺畢業前最後一個學期,以優異的成績被中國石油公司錄用,將委派南寧工作,而我想要留任在柳州,留在這所生活學習了三年的城市,我深愛這裏的一草一木,一情一景。
  一周之後,柳州至南寧的直達車載著祖旺漸行漸遠,我的淚,在轉身那一刻,情不自禁,傾如雨下。
  這一別,就是一年多。
  這一年多裏,我在三葉藥業集團做前臺收銀員,微薄的薪水,卑微的工作,陽光的心態,伴著日出、日落,一日復一日,思念糾纏,遙遠的兩座城市裏,兩個相愛的人,兩顆相愛的心,卻愈離愈遠。
  帶著最美好的期許,我們都走向了不同的工作崗位,走進了不同的人生軌道,本以為,還是會有交集的可能,卻不曾料到,時光若水,不僅能夠改變一個人,還可以改變一種情感的走向。
  曾最美好的牽手,人人稱慕的愛情,卻在分隔兩地之後漸行漸遠,那些甜美柔軟的回憶也已經淡得一如隔世的眷戀,再也揀拾不起溫馨。
  十三年前,我和祖旺相識於學校附近的沙塘鎮街角的一家精品屋裏,那天,我身穿白色連衣裙,溫柔文靜;祖旺身著休閒裝,1米78的個頭,讓他看起來英俊瀟灑。一場遇見,不期然間改變了兩個人。
  祖旺從小到大喜歡練字,他寫得一手好字,是鄰校書畫協會的會長,是許多女孩子心目中的“白馬王子”;而我寫得一手好文章,是學校“嚮往”文學社的社長,為人清淺陽光。男才女貌的組合,儼然是學校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  自從認識那天起,祖旺便對我展開了強烈的追求功勢,他寫的情書情意綿綿,字跡瀟灑飄逸,字裏行間充滿了濃情蜜意,他粗獷又不失溫柔,霸道卻又極講道理,他用他能夠給予的所有,安排我的生活,輔導我的學習。他愛我,便用他全部的熱情,一心一意愛著,感動了我,感動了所有認識我和他的人。
  三年的中專生涯,就在他的疼惜與寵愛之間,飛逝而過。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,他對我發自內心的呵護與心疼了。讀書時期,我的家境並不好,而我卻向來是個愛美的女子,母親所給予的那些些微薄的生活費,總是被我一不小心就揮霍一空,而祖旺每每總在這個時候,將他省吃儉用省下來的錢給我,買水果,買餐票,買衣服……
  記著有一次,餓了兩餐,饑腸轆轆的我,在週末時分,見到他那一?那,眼前一黑,便昏了過去,他抱著我,在學校外面那棵老槐樹下,久久的,心痛如絞,他的淚打濕了我的臉,迷糊中醒來,望見他,我失聲痛哭,一如沒有長大的孩子。
  吃著他買來的牛奶麵包,我狼吞虎嚥,完全沒了平時的斯文勁,抬起頭,迎著他一臉的欣慰與心疼,我的心裏泛起了少有的感動與溫柔,那一刻,我知道,這個男孩子,將改變我對於情感的看法,將真實地走進我的生活,走進我的生命,與我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。
  如果說我的臣服,一方面因為他的關愛,讓我感覺到了溫暖和貼心;那麼另一方面,無疑是因為我對他的依賴,他讓我有安全感,一種發自內心的依賴。
  記著中專第兩年的某一個週末的晚上,下了晚自習之後,我去祖旺學校找他,獨自一人走在鄉間小路上,晚風習習,樹影婆娑,很美好的景致,我卻沒有欣賞的雅致。因為我發現什麼時候身後跟著兩個小混混,那個時候,還太年輕的我,心裏的那種恐懼是溢於言表的,我加速行走,混亂的腳步毫不掩飾我的驚慌。
  就在我不知所措、六神無主的時候,卻不經意瞅見遠遠的,祖旺和他的同學一起走過來,那個時候,我心裏就忽然之間就變得踏實了——有他在,什麼也不怕。
  我疾步飛奔過去,撲進他的懷裏,禁不住顫抖起來。
  “旺,我嚇死了。”
  “別怕,有我在,沒人敢對你做什麼。如果有,我會跟他拼命。”
  “謝謝你,旺。好在,你來了。”他摟緊我,他厚實的懷抱讓我狂跳的心,一點一點恢復寧靜。那兩小混混見到祖旺他們一群人,便悻悻然走了。我依舊偎在他懷裏,心安,理得。
  那一次驚嚇之後,祖旺對我這個天生柔媚、多愁善感的弱女子更加關照,似乎我一離開他的視線,他便覺得不安,他用所有的閒暇時間來陪伴我,為我做許多事情,我的快樂,就是他最大的希望。在他溫暖的關懷下,我開朗了許多,整個人神采奕奕,說不出來的感性與柔情。
  三年時間恍然而過,轉眼就是離別之際,縱有萬般不舍,卻不得不面對分別。臨別前,我和祖旺之間異常地安靜,兩個人都壓抑著內心的情感,將沸騰的感情壓制在心靈最深處,表面上風平浪靜,內心卻已是翻江倒海。
  終於,我們說了“再見”之後便告別了彼此,那一年,我們畢業了。畢業的大潮裏,我們猶如滄海一粟,丟在時光的原野,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前行,轉過身,淚眼相望,無語凝噎。
  畢業晚會如期舉辦,在祖旺的邀請下,我參加了他們班級的畢業晚宴,一群人狂歡,和著淚,和著笑,和著不舍和心酸,KTV裏那喧囂的氣氛掩蓋不了離別的憂傷;舉杯碰撞之時,心裏漲滿的迷茫,潤濕了彼此的眼眸。
  畢業了,一切都改變了,情感也慢慢從熱情歸於平淡,生活展開了另外一付模樣,從單純的學校走向複雜的社會,再不是老師眼裏的“高材生”,再不是父母眼裏的“乖乖女”,職場如戰場,爾虞我詐,勾心鬥角的職場,所有的一切,都讓我提心吊膽、小心翼翼,沒有了祖旺的庇佑,我需要自己去走自己的人生路。
  畢業後,一切都從頭開始,往事漸漸變得遙遠,而祖旺那張曾讓我眷戀的臉也變得模糊,不再清晰。回不到的過去,拾不回的時光,將所有的人都隔絕一方,我們為了自己的選擇而努力拼搏,將那時的承諾丟棄在了腦海,能夠擁有的,就只是一個最初的夢想。
  學生時代悄然劃上了句號,一段戀情也隨之結束,帶著回憶,帶著依戀,帶著不舍,行走在滾滾紅塵間,慢慢地,也遺忘掉了畢業前夕一群人的狂歡,只是那些留在筆記本上的告別語,還蘊藏著時光的脈絡,偶爾翻閱,依舊會想起那年,我們畢業時的場景。
  多年之後再見,我們都變了,時間雕琢了我們的精緻,也讓我們失去了純真,都不在是青春年少時的模樣,卻依稀還有過去的情誼,淡淡的問候間,就透析了心底的情愫。走過的這段路,是總也無法遺忘的美好。
  哦,祖旺,我還記得,那年,我們畢業了……
返回列表